丝绸古镇+纺织名城+面料之都=高质量发展 盛泽:“三张名片”交织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站在伟大新时代的新起点,江苏盛泽这个昔日“日出万绸、衣被天下”的中国绸都,正以精编苏绣的匠心和重生宋锦的气魄,在新的发展蓝图上量经度纬,飞针走线。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纺织产业是盛泽的传统支柱产业,又是具备全球竞争力的优势产业,是我们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和发力点。”吴江区委常委、吴江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盛泽镇党委书记、中国东方丝绸市场党工委书记范建龙说,擦亮“丝绸古镇、纺织名城、面料之都”这“三张名片”,打造“中国纺织第一镇”,盛泽要在“一匹布”上,绣出高质量发展的满园春色。

  一镇之域,敢称第一,盛泽底气何在?历史不必多说,作为中国古代四大绸都中唯一的镇级单位,盛泽“日出万绸”闻名天下。进入新时代,盛泽不能有负历史荣光,更不可辜负发展之机。

  看产业链条,共有纺织企业2500多家,商贸公司7000多家,拥有年350万吨纺丝能力,已形成一条从缫丝、化纤纺丝、织造、印染、织物深加工到服装制成品的完整产业链。研发、生产、市场、物流、服务……现代产业体系一应俱全。

  看品牌矩阵,拥有“盛虹”“上久楷”“福华织造”“桑罗”等纺织丝绸品牌,在全国乃至全球纺织市场,“盛泽系”声名响亮。

  再看统计数据。盛泽镇2017年全年地区生产总值突破400亿元,同比增长9.2%;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2.5亿元,同比增长15.2%;位列全国综合实力千强镇第十位。2018年一季度,盛泽地区生产总值97.21亿元,同比增长7.77%;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8亿元,同比增长7.96%。

  “有‘高原’,更要有‘高峰’。”盛泽镇经发局局长沈跃华说,“第一镇”不仅是整体“大块头”,还要有行业的“独角兽”。恒力和盛虹,就是盛泽纺织军团中的领军企业:2017年,恒力集团位列世界500强第268位,盛虹集团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70位。在全国乃至全球坐标系下,盛泽有为,更有位。

  殷厚的“家底”并未让盛泽人沾沾自喜。这几年,盛泽人一直在思考:盛泽经济结构单一,纺织占了95%。从产业集聚的角度看优势很明显,人才、技术、设备、市场等等要素高度发达,国内尚无其他地方可与竞争。“硬币”的另一面是,一旦产业低潮的时候,经济下行的压力就很大。过去多年国际纺织市场低迷,盛泽人承受了比其他地区更大的增长压力。从某种程度来说,盛泽兴与衰,全系于纺织一脉。那么,盛泽何以长“盛”?

  “唯有高质量发展,才能长盛不衰。”范建龙说,盛泽人“打娘胎里就听到织布声”,不可能离开纺织。与十九大报告的判断一样,站上“百亿米”的新起点,盛泽纺织必须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跨越关口,唯有进行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结合盛泽纺织的实际,就是通过“智能化,生态化,差别化”,打造丝绸古镇、纺织名城、面料之都这“三张名片”。

  “两代人接力做了几十年,我仍坚信纺织是朝阳产业。”汉通纺织总经理沈娇娇说。过去一年,公司开发新品360多个,平均每天一款,每年20多个产品入围“中国流行面料”。有了创新科技“加持”,汉通一匹仿蕾丝面料每平方米重量不到30克,产品30%出口意大利。跳出低端市场的“红海”,面朝的是差别化竞争的“蓝海”。

  “创新风暴”席卷盛泽,纺织还是纺织,但布早已不是当年的布。春亚纺是一种问世已久的老品种,盛泽遍地都是,但迈德特开发的平纹春亚纺布面光滑,耐磨,成为“抢手货”;金伦织造的春亚纺,不跑绒,有反光效果,成为明星冬日街拍的最爱。

  易东提花、福华世家、新业达织造……一批新锐纺企早已不甘于国内市场的攻城掠地,他们把目光投向更为广阔的世界舞台。去年1月,盛泽十余家面料企业组团走进美国贾维茨会展中心,开启“盛泽面料万里行”首站。从法国巴黎到德国慕尼黑,从美国纽约到意大利米兰……2017年,“盛泽面料万里行”活动举办27场,“千客万商进盛泽”活动举办7场,盛泽面料的流行力、原产力以及时尚影响力震撼全球。无论米兰时装秀,或是阿斯塔纳世博会,一场场国际顶级会事上,盛泽“纺织军团”都递出同一张名片——“面料之都”。

  宋锦丝绸有多牛?一只手包,品位堪比LV、Chanel国际顶级奢侈品牌。“现在追求的不是产量,而是量产,我们要做东方的奢侈品牌。”鼎盛丝绸董事长吴建华说,“复活”宋锦,使得盛泽丝绸在新时代更加夺目——APEC会议、G20峰会、国家元首会晤……近年来,全球瞩目的重大活动上,宋锦屡屡作为“国礼”,成为其中独具东方魅力的“文化符号”。仔细端详盛泽“丝绸古镇”的名片:一面写着现代工匠精神,一面写着古老丝绸文化。

  织女采云霞,是古人对一匹布最浪漫的想象。如今在盛泽,一片片“云”正让“一匹布”脱胎换骨。买布卖布一步到位的“宜布网”、未来世界面料界“阿里巴巴”的云纺城,交易额连续4年超过1000亿元的东方丝绸市场……范建龙认为,“纺织名城”不仅在于企业之多,产量之大,产业之集聚,更关乎产业话语之权重,领产业科技之风口,执产品集散之牛耳。

  早在10年前,“盛泽指数”就成为我国首个丝绸化纤指数对外发布,成为世界纺织行业“晴雨表”。去年,盛泽又与中纺院合作中国纺织面料研究院,与东华大学共建纺织材料研究院,今年还将建设功能性纤维的国家创新中心……“纺织名城”的产业厚度,可窥一斑。

  “新《太湖条例》对盛泽是重大利好!”4月22日,面对媒体,范建龙底气更足。

  他解读,新条例一是“更严”——以制度保障太湖水质的根本好转和流域生态的持续改善,这把环太湖区域相关产业全部纳入同一个门槛,“谁都不可以通过减少环保投入来谋求低成本”;二是“更活”,《条例》规定在不增加区域排污总量的前提下,允许相关行业比如印染实施新、改、扩建项目,促进太湖流域产业转型升级,“这对盛泽而言是一种生产力的大解放。”

  去年开始,盛泽启动“治喷行动”,计划通过3年时间淘汰30%的喷水织机,仅2017年就削减了17000多台。与此同时,盛泽镇出台购买设备财政贴息、招商引资重点倾斜等相应扶持政策,不断将落后产能置换到更加环保的针织和经编领域。

  对涂层印染企业“动线万元对涂层企业安装VOCs在线监测、工况监控和视频监控设备,对226家涂层企业应急排口、涂层设备、回收装置的运行情况进行实时监控。在对印染企业实施“煤改气”全覆盖的基础上,循环经济园建设将只争朝夕,把现有30家印染企业全部集中,提档升级。

  在盛泽人看来,生态环保不仅是国家战略之需,民生幸福之盼,更是纺织产业发展的全新机遇。去年9月,“第二届中国生态环保面料设计大赛”评审结果在京发布。连续两届下来,盛泽企业入围面料达1000多块,占总数的1/4强。东方丝绸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胡伟彪说,“纺织印染行业一定要摆脱‘高能耗、高污染’的产业面孔,绸都盛泽未来是绿色生态的‘衣被天下’。”

  打造“美丽盛泽”,写进了今年的镇政府工作报告里,更写进13万盛泽人和30多万“新盛泽人”的心里。每一个人透过更蓝的天、更清的水、更美的城市、更清新的空气,发现盛泽一点一滴的变化——

  产业“环境”变了。走进现代化纺织车间,一台台智能化纺机设备自动穿针、提挡,一座座“黑灯工厂”,盛泽把纺织产业加上“智能”的前缀。

  产业“属性”变了。刀枪不入的警服面料、“光变”面料、立体视感的凹凸面料……盛泽现有国家级纺织产品研发基地17家,硬是把一个传统行业“做”成了高科技的新材料产业。

  产业的“风向”也变了!江苏省产业教授、苏州江赛纺织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洋形容说,“盛泽企业的创新探索如蝴蝶翅膀扇动,与天时地利人和的大环境相遇,掀起席卷整个产业的创新风暴。”

  “高质量发展举旗定向,‘三张名片’交织‘发展经纬’。”范建龙说,沿着“丝绸古镇、纺织名城、面料之都”三个维度,朝着“中国纺织第一镇”的目标,盛泽人将齐心协力,织出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织出勇立潮头锐意创新的精气神,织出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

  盛泽地标——东方纺织城。邵丹摄盛泽东纺城紫晶花面料超市,一千多种时尚面料琳琅满目。谈燕摄盛泽京奕集团先进的涡流纺织机。刘璐摄鼎盛丝绸上久楷时装模特展示宋锦时装。尤晓源摄一匹布,经纬交织,单线不成行;一个区域,举定“发展经纬”,才能行稳致远。

  围绕“龙蟠中路的环境综合整治” 南京召开居民议事会 城管人性化,这样问计于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