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的新生

  近日,在伦敦Selfridges举行了一场活动,主角是“Sustainable Surf”系列。这是由Vionnet的创意总监Goga Ashkenazi和英国艺术家Marc Quinn领衔的一个项目,系列产品由可持续性材料制成,包括人造皮革、毛巾布、棉府绸、软壳面料以及回收的氯丁橡胶,灵感源于Marc Quinn的新系列“Raft Paintings”,主题关于人为造成的垃圾。Vionnet将把“Sustainable Surf”系列50%的盈利捐给海洋环保组织“海洋会议”。“Sustainable Surf”还包含与眼镜品牌Sea2See的合作,这一品牌的产品100%由回收的海洋塑料制成。

  为什么时尚会同时既领先又落后于时代思潮?我们现在每年要向海洋中倾卸800万吨塑料,来源包括工业和加工废料、家居用品、瓶子和袋子以及普遍用于面部去角质产品的塑料微珠(指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颗粒,主要成分包括聚乙烯、氧化聚乙烯),还有我们每天清洗衣物产生的超细纤维。在大西洋海域(据爱尔兰戈尔韦大学的一项研究),70%的深海鱼有摄入微塑料颗粒的迹象。

  “时尚和纺织业产品占据塑料污染的三分之一。”Orsola de Castro说道,他是“时尚革命”的联合创始人,这个平台专注于改善时尚供应链。“塑料的光鲜面我们现在不需要再重申,它是颓废且‘错误’的。人们一直无法理解的一点是时尚和塑料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就想想口红。我们作为个人能做出的最重大举措是集中精神对自我以及家庭施压,避免使用一次性塑料产品.”Orsola说。然而时尚品牌仍在大量出产透明塑胶,这些产品最终都难逃被丢进酒店垃圾桶的下场。

  一大批设计师正在转向可降解的乙烯基材料,同样具备闪亮和透明的特点。Céline和Comme des Garçons都推出了透明的乙烯基购物袋(可能是为了在我们购物过程中能够拥有清晰的视觉效果?);Off White和Jimmy Choo联合推出了由PVC鞋套包裹的尖头细跟靴,意大利品牌Paciotti主打塑料包裹的丝绒船鞋,造型好似店员忘记撕掉鞋子的塑料包装,是一个很妙的时尚创意。顺着追溯这个潮流,还能发现Raf Simons在Calvin Klein的首秀系列中有一件PVC塑胶包裹的亮黄色皮毛外套,得到主流媒体好评。然而,这些设计师很却难得到大众的认可,选择一条不环保的牛仔裤或羽绒夹克都要比穿一件塑料更容易被接受。很少人关心丹宁是生产过程最不环保的面料,不仅染料有毒且耗费大量水资源。

  现在我们的关注点在合成纤维。透明塑胶作为合成材料中的新成员,自身特点鲜明,因而最受瞩目。但如果我们环顾四周,会发现非生物降解的纤维随处可见。想想现在的时尚潮流,很多都明显对地球有危害,其中包括亮片(由塑料制成)、漆皮(塑料涂层)、人造革、尼龙防水布、透明饰物、人造皮草、合成弹力布、聚酯纤维填充羽绒服:在堆积如山的塑料袋旁边,环保局势着实堪忧。

  尽管人们的环境意识在觉醒,但是塑料时尚的大潮已经来临,上次如这般来势汹汹的时候还是1980年代(雨衣和PVC迷你裙的流行年代),在此之前则是1960年代。当时,塑料被标榜为明亮、闪耀、超级高效未来主义的材料。Paco Rabanne以塑料配件与闪亮的链环制成的礼服令人刮目相看,同时Courreges创立了一个塑料涂层皮革运动衣品牌。当然还有Louis Vuitton,这个品牌产品的卖点是高耐用、防水的PVC涂层帆布包袋。PU材料,如乙烯基和漆皮正在越来越多地用于工作和衣物。新一代的材料不再像以前的材料一样随时间流逝而变硬、裂纹或褪色。“针对标志性的激光切割技术,只有合成纤维适合这种加工方式,因为它可以产生清晰的边缘。使用塑料还有一个好处:使衣物更加耐磨。然而,我们总是试着想保持一种平衡:在每个Paskal系列中总会有一件由自然纤维制成;塑料衣服穿在丝绸外面会滑落。”Julie Paskal说,这是一位因创新美学而闻名的乌克兰设计师。同时,在Balmain,Olivier Rousteing认为霓虹色透明塑料“丝绸”新潮流引领的“复古未来”风非常特别,PVC就像昆虫翅膀一样包裹在他的经典鸡尾酒裙外面。

  现实是,如果一个人花了1万元买了一顶PVC渔夫帽和高跟鞋,或一个大牌PVC拉杆箱,他/她在短期内是不愿意把它们丢进垃圾桶的。但可悲的是,快时尚品牌也迅速捕捉到了“塑料”趋势,因此塑料漆皮产品、透明PVC高跟鞋、人造皮草(由不可再生塑料制成)和塑化雨衣迅速出现在了大街小巷。这些衣物会在你的衣柜中存在很久吗?这取决于我们有多重视一件产品,以及它有多耐用。

  就合成纤维本身来说,它确实有许多正面的影响。“合成纤维能够更好地实现服装的功能性,在运动衣上使用弹性纤维能够打造更舒适的穿着感。合成纤维已经全面改革了对舒适的定义,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意料之外的恶果已经逐渐显现了。”伦敦时尚学院可持续时尚中心的Kate Fletcher教授说。“合成材料的产品根植于石油化学工业之中。但一直到最近五年,科学家才开始监控来自衣物的污染。微型塑料碎片在深海食物链中传输,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势必要受到伤害—它们正在进入我们的口中。”Fletcher说。“时尚难道不该是宣扬当代品味、社会、追求和便利的产业吗?”Fletcher反问道。她指出从石油裂解获得的聚酯纤维占据了60%的面料市场份额。尽管对石油化学产品材料会征收进口税,但聚酯纤维与丝绸和棉花相比仍然便宜得多。

  在塑料被贴上“恶魔”的标签(医疗服务已经由合成产品实现了改革)之前,我们或许可以先将其归为“无用”塑料。一次性塑料瓶、过度包装、塑料袋(这三样东西在许多零售店包括Selfridges都不再出售)都是我们可以不用的东西。同样的还有我们在暴雨天使用的塑料雨帽和雨披。当人们有意识地减少使用,自然会对加工工厂和零售商产生压力。例如,每个昂贵的美容产品都要放在塑料罐内,外面包上一层透明塑料纸吗?心怀未来的品牌如The Body Shop给出了一个不错的示范。这家一向主张动物保护和环境友好的美容品公司将与一系列科技、高等院校和研究伙伴共同努力,研发出一款符合环保规范的产品解决方案,涉及产品包装、产品设计和产品寿命的延长。预期到 2020年, 70%的产品包装物都不再含有石油基塑料。

  在时装界,也有越来越多的品牌正致力于减少塑料废品、创造可生物降解的合成材料。Stella McCartney正在进行的环保型奢侈品研究正在将回收纺织品引进奢侈品市场。“现在,只有的服装得到回收再利用,这个比例实在太低了,”该品牌可持续发展主任Claire Bergkamp说道,“这种回收利用技术的一个例子是ECONYL环保再生技术—一种回收尼龙,由各种不同的废品制成,其中包括织物和渔网。ECONYL使得材料能在不损耗质量的基础上被重复回收。我们使用ECONYL环保再生尼龙制作Falabella GO系列,作为衬里,在户外服装中也有使用。” 和许多品牌一样,McCartney也回收塑料瓶的再生纤维(经常用于衬里和交织物),不过Bergkamp更倾向于用回收的聚酯纤维制作布料—因为这样一来时尚业就实现了废物的自产自用。

  在研究可持续面料的过程中,Bergkamp表示最大挑战来自于如何找到来源。“针对我们使用的每一种主要的材料类型或纤维都已经开发出或找到了更为可持续的替代品,但是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不满足于已有的东西。人造皮革和人造皮草就是一个例子,通常我们主要依赖石油制品来生产这些材料,现在虽然我们使用的合成面料比它们‘真正的’原型对自然产生的影响要小得多(根据皮革的来源不同,其环境影响力可达回收聚酯纤维的24倍,全新聚酯纤维的倍),但我们依然对这个领域的新变革非常期待;有一些革新马上就要问世了。”Bergkamp说。

  2017年,Stella McCartney与Ellen MacArthur基金会共同发布了一份名为《新布料经济:重新设计时尚的未来》的报告,报告中列举了一些惊人的发现,比如每秒钟就有能装满一辆垃圾卡车的布料被填埋,即买即扔的时尚文化使得时尚产业的周期变得越来越快,导致时尚产业每年产出亿吨的温室气体排放。

  非营利公司“The Sustainable Angle”的主要业务就是寻找回收材料的来源,这家公司由Nina Marenzi于2010年创立。在伦敦 “未来纤维博览会”(Future Fabrics Expo)上,该公司展出了新的面料,并为各个品牌提供咨询服务。“一些纤维是由海洋塑料制成的—也就是在海洋中发现的垃圾。这些纤维包括Bionic Yarn,从海洋废品中提取的塑料被制成聚酯纤维并和棉线合成纱线。还有一种名为Seaqual的材料,是用地中海的塑料废品制成的。”Marenzi说。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回收纤维都是好的,有一些甚至会比原始材料制造更多的超细纤维。“就连主要由PET瓶子制成、现在被广泛用于聚酯纤维的可持续性替代品的再生聚酯纤维也正不断污染着海洋。海洋环保组织Parley for the Oceans(简称Parley)已经和Adidas合作建立起了一个供应链,用Parley开发的纱线,将海洋塑料变成可用于制造针织鞋类的聚合物。这项举动使沙滩上的垃圾减少了,而且转移了一些可能会威胁到鸟类和鱼类的漂浮物。”Marenzi说。

  可持续是正在发展的事业。数十年过去了,我们终于对塑料污染有所警醒,然而在东南亚人们依然视而不见,外卖袋和塑料瓶随处乱扔,缺少废品处理中心,在越南和南印度随处可见缠在树枝上、推向内陆的塑料垃圾。因此,可靠的替代品和教育是当地急需解决的问题。

  可重复使用的瓶子市场价值到2025年有望达到104亿美元。制造商已经在争取主要位置。高端品牌Swell在销售一款不锈钢杯子,外部看起来像木制的,售价35美元,买到的消费者会把它当战利品一样炫耀。改造洗衣机的过滤器也可能成为一个可行的方法。Patagonia正在宣传一种全新的洗衣袋“Guppy Friend”,能防止刷毛衣料上的塑料纤维随着洗衣废水进入环境。这样一来羽绒服和打底裤都不再是问题,包括家里的每一台洗衣机。

  很多人每天都会穿牛仔裤,我们也都是新奇事物的热血消费者,亮片上衣(PU制成)和PVC透明飞行员短夹克都美得让人难以抗拒,但读了这篇文章你可能已经知道原来我们的生活中有这么多“无用”塑料,并最终进了回收站。争议的声音总是很复杂,因为可持续性是一门复杂的科学,包含供应链、分发、人力、工作环境和对每一环节的环境影响的系统理解。时尚的心理同等复杂,基于身份、追求、美学和胜人一筹的本领。塑料瓶已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哪个政治家不在讨论它?),因为它很容易理解,而最近关于水污染的研究令人触目惊心,是时候必须要跨出一步了。

  “我们应该珍惜我们购买的每一件产品,而不是用后即丢。这是我们现在所需要的转变。质量是不是应该高于数量?我们到底需要多少衣服?为什么会买那么多?对于时髦的标准应该有更广泛的定义。”Fletcher说。想清楚这些后,淘宝上的超低价塑料涂层工装夹克和彩虹涤棉T恤突然间就不那么吸引人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